>

nnn今早看到同事走路重心不稳,老是往一边偏,细问之下才…

nnn今早看到同事走路重心不稳,老是往一边偏,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今天iPadAir开始接受预定,卖了一个肾去买iPad。

编者按:近期,网络编译了SocialCapital的 AlexDanco所写的《范式转移机器》系列文章,文中借用范式转移的概念来剖析最近几十年的IT技术演进,试图说明找出正在转向的目标范式以及稀缺资源是什么,同时相应调整商业模式,是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获胜的唯一关键。文章共分为四个部分,《范式转移机器(一):谁发现了新的稀缺资源,谁就拥有未来》是概念介绍,《汽车行业的稀缺资源在哪里?Uber和无人车的未来会怎样?介绍了范式转移在汽车行业的应用,该部分将会覆盖很多话题:能源、物联网、汽车,等等。跟往常一样,我想以一个宽泛的问题展开我们的讨论。试想,你可以穿越回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Prodigy和Q-Link之类的早期网络服务还处于萌芽阶段,而个人电脑处于王安和DEC的计算机的阴影下的时代即将结束。

试想,你可以跟任何一个愿闻其详的人分享一条讯息,告诉他即将发生的事情:唯一的规则就是你只能说一句话,而且不能提到任何公司的名字。你会说什么?这是我的回答:当个人电脑连上网络的时候,旧的世界将一去不复返。现在,能源领域可能就临近这样的时刻。在《汽车行业的稀缺资源在哪里?Uber和无人车的未来会怎样?》这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交通“按需经济”和“自动驾驶”两个方面的特征。想来有意思的是,它们包含了范式转换两个紧密相连的步骤。电气化的实现也并非易事,但难在不同的地方:因为电气化的“两步走”是平行发生的。

幸运的是,如果花点时间将问题层层剖析,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种未来的可能性。要预测未来,我们必须先从过去、从我们掌握电能之前着手。在工业革命时期,能源是一种非常稀缺的资源。我们已经知道如何掌握动能(通过水力)和化石能源(通过燃烧化石燃料),但这两者都有着很强的局限性:你不得不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地方使用。“实时”的能源非常稀少——如果你手头有现成的,而且恰好在这一刻,那你可以使用它。除此之外,你就没这么走运了。

在二十世纪初,我们开发出一种新技术:将能源转化成电流,通过输电线进行传输。然后我们又更进一步将这些输电线组织形成了一个电网,使得许多不同的发电站能为分布在各地的客户供电。消费者因此有了第二重自由——能随心所欲地用电,因为任何人都不用再倚赖特定的发电站在某一时刻联网。这两种新的力量——用电场所和用电时间的自由,只要你连上电网——显著增加了我们借助电力得以做到的事情。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一个简洁的词来描述这种联合效应: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场所用电的能力。所以在下文中,我将把这种概念缩写成“dxdt”(即ΔX/ΔT,距离除以时间的速度公式,在这里表示“场所-改变-时间-改变”的概念,可以理解为“能随时随地获取能源的程度”),你可以把这看成是代表“-改变-时间-改变”的一个单一变量。

以下这一点的理解很重要:从任何一个用户的角度来看,你都不能真正地把dxdt中的“场所”与“时间”分割开来。只要连着电网,那么你按下电灯开关的时间和地点都无关紧要:按下去它就会亮。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你会听到能源领域的行家说“电网就是一枚电池”。电网并非真的是电池——但对于任何观察者而言,两者工作的方式确实很像。任何加入电网的发电方,都不必担心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电;任何用电方,也不必担心是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电。只要灯一直亮着,那就行了。

这是如何实现的呢?电网的工作人员付出了很多艰苦的工作来确保系统一直保持在平衡状态。电网就像是一个浴缸,其中的电能正好在满载负荷的边缘,不多不少。